怀孕流产!安徽一90后女子遭已婚男子“骗色”
日期:2019-01-14

另外,他以为,阮静的流产并非他所致,并无直接的证据证明二人产生过关系,“退一步说即使成年男女逼迫发生关联,不违背我国法律、法规的禁止性划定,并不领有守法性。即便因此导致女方怀孕乃至接收流产手术而造成身体伤害,难以归责于男方。流产手术是阮静自行决定的或者说双方都认可的,其给阮静造成的侵害也应由双方独特承当。”夏军称,能够给阮静恰当补充,然而阮静诉求的过多。

请求前男友赔偿精神损失

夏军辩称,他诚然与阮静自2017年12月份意识,但至双方关系决裂也只是个别友人关系,更无共同生涯之实,他本身具备完整的家庭,且在交往之初己告知阮静本人己结婚,并未瞒哄结婚的事实。

双方均不服一审,提起上诉。

二审法院驳回上诉,坚持原判。

将其前男友起诉至法院

据此,一审裁决,阮静因怀孕流产造成的丧失养分费、护理费等共3000元,夏军抵偿2100元;夏军赔偿阮静精力损害安慰金12000元。

安徽90后女子阮静

当初社会上一些如夏军个别的男士,不仅不承担自己的家庭任务,同时在已婚的情形下与其余女性交往,骗财骗色,渴望法院考虑到法律对社会的教诲和指引作用,对夏军予以重大惩戒,同时也给社会和受害人一个慰藉。

还导致她怀孕流产

阮静作为成年人在与夏军交往时,应当查明夏军是否结婚,应该预见可能会怀孕及流产的结果,其对自身损害的发生也有一定过错。一审判断,夏军对阮静的损失承担70%的抵偿义务。

蜀山区法院一审认为,夏军在已婚的情况下仍与阮静交往并奇特生活,导致阮静怀孕及流产,夏军的行为违反了《婚姻法》的规定,更违反了社会公序良俗与社会公德,构成了对阮静健康权的伤害,对阮静的损失,夏军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。

前男友在已有家室跟情况下与她交往

合肥市中院二审认为,根据阮静供应的双方间微信聊天的内容,夏军在相识之初向阮静瞒哄已婚的事实更为合乎客观逻辑,夏军显然存在主观上的故意,其应就该举动给阮静带来的精神痛楚给予适当的赔偿。

欲望大家都可能谨慎来往

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

为讨一个说法,阮静将夏军起诉至法院,要求夏军支付护理费、营养费及精神抚慰金等共计20万余元。(文中人物为化名)

2017年12月初,比阮静大8岁的夏军通过微信附近人功能增添阮静微信,开始微信聊天,随后两人会见,并以男女友人名义交往,在阮静租住的屋宇生活,致阮静怀孕。2018年1月,阮静去医院检查发明怀孕,多日后阮静至病院恳求终止妊娠,接受了人流术。阮静称,她是后来才发现,她跟夏军在交往期间,夏军已婚。

男子:双方被迫行为不遵法

她认为前男友的行动是“骗色”

摸清底细再付出感情

因为她认为自己的情感被骗